道信空见平台首页

首页 >> 助印放生

内蒙何地可以放生螺蛳,海涛法师答:为什么放蒙山时不可以吃东西等等?

 2024-06-14 11:08  


一、香港放生飞禽在哪里

1、海涛法师答:正式放蒙山的时候,是请那些受苦的鬼道众生来喝水、吃食物,这些鬼道众生有些已经千百亿劫,连水的名字都没听过,更别说喝到、闻到了,所以请他们来的时候,法师、大众参加蒙山时,你拿这杯水来喝,那时候来这里要离苦的鬼道众生,光闻到水就已经楞住了,看到你在喝水他没得喝,会产生痛苦,这样他就无法专心听法得到蒙山的利益,所以这时候不要刺激对方,不要喝水、不要吃东西,但是没有规定不可以去厕所。去厕所时要先三弹指,一个老师父说:「放蒙山时厕所都客满,不是我们人类,而是那些鬼道众生。」能够用我们的加持力、功德力,引他到这个地方,他没有水喝、没有东西吃,连厕所的东西都要抢,所以这时候不要去刺激他。

2、

汉地的许多人喜欢放生乌龟或鱼,在许多人看来,放生田螺、螺狮似乎是一件可笑的事,甚至于一些居士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如此酷爱放生田螺、螺狮?为了让更多的人明了放生的真正意义,特地撰写了这篇文章。

3、在藏区,几乎没有人会吃田螺、螺狮,然而在中国的广袤大地上,自南向北,许多地方有吃田螺、螺狮的习惯,吃法各异:未吃时或者捣碎外壳取肉,或者剪尾挑肉,吃时或者热油爆炒,或者剁成肉糜,现代科技的进步更是发明出一些机器专门对田螺、螺狮进行大批量地屠杀。

4、因为人们的口腹之欲,田螺、螺狮遭遇剪尾的苦难,其身体将承受巨大的挤压和断裂的痛苦。

5、田螺、螺狮的消费量每年都在增长,数量已经无法估计,区域性的消费一年都在百吨以上,无数的田螺、螺狮成为人们盘中餐。在南方许多大排档、小吃摊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:一边的炉灶里熊熊的火焰,舔噬着铁锅,里面翻滚的热油冒着呛人的青烟,旁边的大盆里满是田螺、螺狮,服务员面无表情而机械地剪去田螺、螺狮的尾部……刚刚经历了活生生被剪去尾部的田螺、螺狮又被投入到沸腾的油锅;在另一边成群的人围坐在桌前,一大盘又一大盘的刚刚炒熟地田螺、螺狮被端上来,食客们一面大肆咀嚼着田螺、螺狮,一面想着小时候听过的田螺、螺狮姑娘的故事……成堆的空螺壳被弃置于桌面、地上、垃圾桶里……

6、活活碾碎了外壳的田螺、螺狮,是众合地狱的真实写照。

内蒙何地可以放生螺蛳,海涛法师答:为什么放蒙山时不可以吃东西等等?

7、佛经上说无始以来一切众生曾经与我们互为父母,也广为宣说了“救护他命行布施”的功德,但经书上并没有规定什么物种可以放生,什么物种不可以放生,从究竟上说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,因此在必要时、在特定的环境下,一切物种都能成为我们放生的对象。

8、受经济利益的驱动,人类为其它物种都标上了价格,甚至为人类自己也标上了价格,田螺、螺狮正承受着轻贱的价格,被大量买卖屠杀,我们只需花少许钱就能购买大量的田螺、螺狮并将其放生到自然之中,由于其极强的生存能力非常容易存活,不仅仅能够保持自然物种的平衡,即佛教所宣说的众生究竟平等,我们知道放生一只田螺、螺狮和放生一只其它任何物种并没有佛教意义上的差距,因此在这些大量食用田螺、螺狮的地区,我们有机会可以少花钱却多做功德,这在广大的藏区是难以想象的。

9、试想想如果剪刀下的是你,能承受得了这种痛苦吗?

10、由于我们的贪执,我们一直在不断地伤害我们过去生中的父母与儿女。自然向我们宣说了这样一个事实:“人类属于地球,地球却并不属于人类”,而人类正在对自然物种进行大规模地灭绝;如果地球上剩下的最后一个物种只有我们人类,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?

二、南宁哪里能放生锦鲤

1、为了我们自己,为了子孙后代,无论是有宗教信仰,或者是没有宗教信仰,请参与到我们的放生队伍中来吧。

2、

【编者按】众生皆有灵性,无不贪生畏死。螺蛳一命虽微,其生命也是值得尊重和保护的。眼下正值阳春时节,每年清明前后是螺蛳大批产卵季节,也正是人们,特别是江南一带的人,最喜欢吃螺蛳的时候,因为此时螺蛳体内带有类似蟹黄的“膏黄”,号称“肉质最为鲜美”。什么“辣炒螺蛳”、“鸡汤螺蛳”、“酱爆螺蛳”,种种稀奇古怪的花样做法,不一而足,无非为了满足一点点口腹之欲。除了烹煮食啖,大量螺蛳还被各种加工厂加工粉碎,用来做饲料添加剂;或者被壳肉分离,制成罐头出口等等,市场上更是充斥着名目繁多的“螺蛳剪尾机”、“壳肉分离机”等现代机械,帮助人们更快捷方便的杀生害命,造作杀业。螺蛳不会说话,也没什么动作,只能为了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默默承受着断头剥皮之痛,无处诉说。而螺蛳等贝壳类生物是血吸虫进入人体之前的唯一宿主,血吸虫虫卵,即使经高温烹煮也不一定能全部杀死,一旦患病,严重者可导致死亡,也许这正是这些小虫们的无声抗议和诅咒。吃一盘并不美味又充满血腥的螺蛳,既杀害无量众生又戕害自己的身体,有百害而无一利,有什么意义呢?喜欢吃螺蛳的朋友,你还愿意吃螺蛳吗?我们可不能把自己的口腹之欲建立在螺蛳的痛苦之上。不但不应该吃螺蛳,更应积极放生螺蛳,去拯救这弱小的生命,让它们回归自然。放生螺蛳,救命无数,功德无量!(王继浩编译)

3、长洲韩侍郎世能世居陆墓,甚贫。祖永椿喜放生,乏钱,每早起必持帚扫两岸螺蛳,尽放入水中。有时忍饥扫逾数里。如此者四十余年不倦。隆庆丁卯,侍郎赴乡试,梦金甲神告曰:“汝祖父放生功大,从此累代贵显。当先令汝入翰林,享一品荣。”后仕至少宗伯,奉使朝鲜,赐一品服。曾孙治万历丙午举人,沐崇祯壬午举人,六世孙菼康熙癸丑会元、状元。(《感应篇图说》)

4、韩世能:1528-明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,字存良,号敬堂。隆庆二年进士。由庶吉士授编修,参与编修世宗、穆宗实录。充经筵日讲官,累官礼部左侍郎。以疾归。曾使朝鲜,不受馈赠。著有《云东拾草》。

5、韩菼(tǎn):1637-字符少,别号慕庐,清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。顺天乡试时,尚书徐乾学取之遗卷中。康熙十一年八月,韩菼考中顺天乡试,成为举人。康熙十二年二月,韩菼参加礼部会试,夺得第一名会元。同年,考取状元。授翰林院修撰,修《考经衍义》百卷,历官日讲起居注官、右赞善、侍讲、侍读,礼部侍郎、吏部右侍郎。官至礼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。

6、【白话】长洲(今江苏苏州)韩世能侍郎,世代居住在陆墓镇(今苏州相城区元和街道),家中非常贫穷。祖父韩永椿喜欢放生,又没有钱,于是每天早晨起来拿着扫帚沿着河岸,将岸边的螺蛳扫起,全部放回水中,(以免被暴晒至死或被人践踏捕捉,)有时忍着饥饿扫过好几里远。如此坚持了四十多年,不曾间断。明穆宗隆庆丁卯年(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),韩侍郎去参加乡试,梦到一位金甲神对他说:“你的祖父放生功德浩大,从此以后,你家将代代富贵显要。现在先让你入翰林院,身享一品官之荣耀。”后来官至礼部侍郎,奉旨出使朝鲜,赐一品官服。曾孙韩治,为万历丙午年举人;韩沐,为崇祯壬午年举人。六世孙韩菼,为康熙癸丑年会元、状元。

7、王待制喜放生,尝买螺蛳千万放之。一日,舟至汉江,风涛暴作,将所诵《金刚经》投水中,风涛遂息。后至京口,见舟尾一物,出入波间,取之乃千万螺蛳团成一球。开其中,乃昨所投之经,毫发无损。(《广仁品》)

8、【白话】有个姓王的待制官,喜欢放生,曾经买成千上万的螺蛳来放生。一天,乘船到汉江,突然刮起大风、涌起巨浪,他就将自己平时用来读诵的《金刚经》一部投入水中,风浪顿时平息了。其后到达京口(今属江苏镇江),见船尾有一个东西,在波浪间浮浮沉沉,取上来一看,原来是成千上万的螺蛳团成一个球。打开一看,原来是他昨天投入水中的经书,一点儿都没有损坏。

9、达缘老和尚在上海枫泾性觉禅寺曾讲给礼印师一则亲历之灵异故事,礼印师今夜亲口讲于我听。

10、有一天众居士发心买来许多水族众生,在寺中由老和尚授皈依后放生了。是夜,有一青衣童子来梦境中告诉老和尚因何将它漏放了,老和尚回答说:“不会吧,全放掉了呀!”

标签: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
推荐内容